標籤: 法王

第三世多杰羌佛 辦公室第三十九號公告(10/09/2013)

一直以來,有一批作上師的,也就是法王、尊者、活佛、法師、阿闍黎們,乃至聞法上師和非上師的佛教徒,出於自私自利、貪圖眾生供養的目的,為此說各種假話欺騙大家,這些人怕人們發現自己不具上師的資格、或者自己詐騙弟子和他人的行為被暴露,便使用各種託辭和藉口,千方百計阻止佛弟子們親近第三世多杰羌佛、阻止佛弟子們閱讀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致使當前傷害佛弟子的情況很是嚴重。

第三世多杰羌佛 辦公室第三十八號公告(09/27/2013)

大家要明白一個鐵定的原則:佛教的任何一個宗派,只要是佛教徒都離不開禪定之修練,離不開禪修。大家要清楚,禪修並不是只有禪宗所行之修法,禪修之道廣攝於一切法中,任何一法都起定入禪,禪修就得禪定,包括大圓滿、金剛法、唸佛、修觀等,凡脫離六度就不得深入佛法的真諦,離開禪則離性空真諦,離開定則凡夫心識不止,禪定雙運深入方能悟證般若法身,持咒、修觀、誦經、唸佛、守戒、打坐等法門,都得清淨於定,如如觀修,悟諦起禪,都是圍繞著這個目的來得證般若空性,了脫成就之法身,所以禪修不是禪宗獨有,乃至有祖師說:“禪定加淨土猶如帶角虎”,這實在是外行,如何能談得上祖師二字?因為念佛一念收心,本身就是一種禪定,所以要明白,凡是佛教皆涉及禪修,否則任何宗派都將是外道,那樣只會不懂裝懂,就會像某位大人物,摘抄古德語錄,胡編亂說,題都沾不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二十九號公告 (09/03/2012)

解脫大手印》清楚說明:六類師資量,包括上覺道師資人,是代表不了某一位具名菩薩的真實身份的,只是聖德範圍內的定義。要確切清楚是哪一位菩薩轉世再來,唯一的認證,必須先知預言才能無誤確立。先知預言在認證轉世真身上有三種不同的法軌,是先知預言等妙覺菩薩的轉世,必須在正規寺廟大雄寶殿舉行,首先由寺廟僧眾舉行莊嚴法會,誦經持咒,比如唸金剛經、大悲咒、楞嚴咒、妙法蓮花經、麻哈嘎拉、大威德金剛、時輪金剛、獨髪母金剛、熱乎拉金剛護法等,是由主法聖師請護法監護,七師十證與聖德們共同現場監考,必須由自認菩薩的當事人,當著公眾和七師十證,自己先知預言宣布自己的佛菩薩身份名號,並與在場所有人共同入考,先由一半人數先行搗亂當事人的預言,當事人自己展顯等妙覺菩薩的聖量,讓在場所有人都得看到,當下兌現與預言出的身份不差分毫,並就在當時接著共考三關應證無誤,打一個比喻,比如有二十個編號的紙團,完全一樣大小,放在金瓶中,無法用凡眼得見,而應試人先預言要拿出多少號,一下拿出號碼完全相同,並且連拿三次無誤,乃至預言一把抓幾百或幾千粒甘露丸,一把抓起甘露丸,數目與預言相同,一粒不多,一粒不少,該當事人方可被確立為等妙覺中的某某菩薩真身轉世,為此發給四星日月輪「佛聖親臨」有具體等妙覺菩薩法號的上覺道師資證書,但是,應該說在末法時期,在這世界上是基本上不可能有的事,就是有也不會與大家相處在一起的,末法時期緣起關係使然。至於用手一指能讓金銀銅等法缽所盛之水穿壁而出,那只是中地道師資的菩提聖水境界,也不夠資格是等妙覺菩薩的轉世。如果能公眾隔石頭建立壇城或當眾請佛陀來虛空降下甘露,那就是上覺道的聖量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十九號公告(04/26/2011)

辦公室在此嚴肅地告訴大家,一定要清楚地了解,持有法王、仁波且、尊者的稱號、頭銜並不代表就是聖德,誰是真正的聖德、誰是真正的師資聖德,是凡胎還是聖骨,一定要經過七師十證現場監考後的結果,是哪一類的聖量,持幾星輪的師資證書,這是唯一的確證,沒有第二個標準。正如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的:“我不具指定誰是聖德、誰是凡夫的資格,釋迦牟尼也不具指定誰是聖德、誰是凡夫的資格,要通過七師十證公眾現場考核的結果是唯一的標準,任何個體大聖德均無資格代表作定論。”第三世多杰羌佛都說他和釋迦牟尼佛都沒有資格定論誰聖誰凡,要交由公眾確定,可想而知,你們提到的那一位大德宣稱他講的法是甚深大法,藏密傳承,他能看到某人是凡夫,某人是聖者,某人前世與另外一人是什麼關係,等等,你們想一想,這位你們的上師比起佛陀有幾斤幾兩呢?這類人肉體凡胎,聖骨未結,我執纏身,根本沒有資格講授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十一號公告(03/14/2010)

我們要知道,在當今時代,要學到真正的佛法、得到真實的成就,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是獲得正知正見的唯一來源。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就正式宣布過:無論什麽人,無論他是什麽身份,都不能代表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傳法。因此,這些扣押、篡改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鼓勵或容忍弟子不聞聽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人,到底是什麽人、報著什麽目的,不就一清二楚了嗎?這些人是將眾生引向墮落和毀滅,是將眾生帶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之路。

美洲國家組織舉辦義雲高大師韻雕作品展

「神秘石中霧」縹緲雲霧繚繞深不見底義雲高大師甫完成的「神秘石中霧」等雕作,神奇的鵝卵石「神秘石中霧」,從外表上,是一個幾呎 大的綠玉茅石。但內部卻層巒疊嶂,勾網縱橫,變幻神奇莫測。其結構之玄妙令人歎為觀止。有些地 方霧氣狀如薄紗,有些地方霧濃不見背景,須用防霧燈才能見盧山面貌。其韻氣氤繚繞,造化猶嘆不 如。 歷史上的雕刻家能夠雕刻出實體形象或神態,但從沒有人能把虛無縹緲的雲霧和無形無相的氣體給雕 出來。義大師的作品卻把氣體和實體雕刻在一起,放眼一看,祥霧若隱若現,幾呎方圓的頑石,令人 覺得洞內有遠程之遙,此一作品僅有一小洞約莫一個半手掌大,很難想像石內世界是如何雕成的,根 本沒有被複製的可能性。美國微粒公司林姓負人機構出五百萬美元欲購此一作品,大師婉言謝絕。雲 高大師為神祕石中霧賦詩所云:「有石慧垂白玉紗,功雕絕論霧裡情,洞中無言稀世曲,天海化景難 複真。」觀賞此石乍看洞內一片濛濃,霧氣深鎖。從石外上方打防霧燈一盞霧氣乍散,再開一盞天地 外另有天地,深不見底,見者無不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