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盲修魔子患 對閱課誦見邪惡

傳統傳承課誦,改篡得太可怕了、太惡毒了,比如其中唸《南無大方廣佛華嚴經》,竟然內容寫成“首楞嚴王世稀有”,這樣胡亂拼湊,甚至說“伏請世尊為證明,五濁惡世誓先入,如一眾生未成佛,終不於此取泥洹。”這完全是魔妖們的毒計。既然發了誓永駐五濁輪迴,有一眾生沒有成佛,自己就連最基本的泥洹都不要,這個發下的誓願會讓佛弟子永遠沒有成就解脫的一天了,因為眾生是無量的,是渡不盡的,而課誦中並不是發誓自覺後才覺他,泥洹解脫後再渡眾生,還認為自己是大悲,在學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佛教徒們完全搞錯了,要知道,地藏王菩薩早就證入泥洹,成了大菩薩了,祂是自覺覺他,可你自己是凡夫,連普通羅漢的泥洹都達不到,還自願永遠當眾生,在五濁惡世痛苦,你怪誰呢?是你每天早晚課誦伏請世尊給你證明,你自己要求要的結果,這就是活脫脫的魔子魔孫篡改的正邪混雜課誦教法。課誦中正確的應該是“世間所有佛盡見”,而被魔子篡改為“世間所有我盡見”、“十地頓超無難事”。佛弟子們,你真修到了神通廣大、世間上的一切都看得到嗎?包括你的師父,修了這麼多年,現在不但一地都超不了,連阿羅漢都不是,而且連自己的一身病痛都沒有消除,自己是凡夫,還說假話狂妄超十地,未證言證,墮無間地獄!如果只是唸一個楞嚴咒就能超十地,那現在全世界的醫院早都關門了,什麼災難都免除完了。告訴你,不修善行,不修正法,只唸咒,無疑是小腳咒師,毫無聖證量可言!在大殿當著佛菩薩說假話、說大話,只唸楞嚴咒,就“十地頓超無難事”了嗎?因此,魔子魔孫篡改了佛陀的教法,讓你等中了計、上了當都不知道!整個傳統傳承課誦邪惡無比,千年害生!

親見馬頭明王珠卦勝義擇決法

第一個擇決的是「南無釋迦牟尼佛是娑婆世界佛教教主」,當念誦了文書火化以後,水壇上的紅色珠子和綠色珠子馬上走在一起,連續三次擇決,這紅綠兩珠都很快走在一起,緊緊貼著,也就是認同定性「南無釋迦牟尼佛是娑婆世界佛教教主」。此時呈報人又念誦、呈上、火化了「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是佛土降世佛陀」,紅綠兩珠快速走在一起,也是接連三次,紅綠兩珠走在一起認同定性,證明了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本尊確認了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是由佛國降世到我們這個世界的真正的佛陀!

義雲高大師全方位奇才 獲美方肯定

義雲高大師年輕時在大陸參研密乘佛法,證德證境頗為高深。在書法、繪畫、醫術等方面也有殊勝成就,一九九五年榮獲四十八國代表組成的世界詩人文化大會,頒贈元首級特級國際大師證書,表彰他的全方位成就,以及對世界人類所作的偉大貢獻;大陸官方也為他修建列入國家行政編制的大師館,向他致最崇高的敬意。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An Ancient Castle With Entwined Vines 枯藤石堡)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因海聖尊聖蹟

長老是“解脫大手印合修大悲勝海紅觀音”的大成就者,他圓寂前與圓寂後的聖蹟,已徹底證明打破了佛史的固有圓寂紀錄,而長老的一切史無前聖、不可思議的驚世聖蹟,是來源於十方諸佛的共法,是從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處所學,受羌佛境行灌頂和頂級無上的佛降甘露灌頂所證到的成就

大師威震畫壇 大力再創天價

義雲高在台傳人指出,藝術無非是義大師在佛法裡面滄海滴水而已,正因為他是顯密圓融無礙,五明圓滿的法王級大師,五明之一的工巧明,使義大師在藝術書畫上的成就之高前無古人。今年五月二十八日甄藏國際藝術公司以義大師一幅「威震圖」創天價以每平方吋為美金四百五十五元賣出,震撼了整個世界畫壇,昨天甄藏國際藝術公司又在舉世驚歎中拍賣了這幅「大力王尊者」,更加證明了義雲高大師的技法、風格及品類真是全面性的格高境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Bao Zhi Jade 寶脂玉)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Treasure of Heaven 朗嘎羅布)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Tiny 小不點)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作品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降世

義雲高 大師被各大教派聖德們認證為 多杰羌佛第三世 ,許多人想了解認證是怎麼回事?是誰有資格認證佛陀?他們為甚麼不在別的時間認證,而在這個時候認證?那凡夫怎麼知道被認證的佛陀是不是真的佛陀?這些問題在《 多杰羌佛第三世 》書中介紹 多杰羌佛 的成就類中第一大類的認證祝賀類的簡介中就已經回答的非常清楚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畫作行情破世界紀錄 每平方呎 90 萬餘美元

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 1 月 31 日舉辦的藝術拍賣會,由第三世多杰羌佛 所捐的一幅題為「山泉古寨」的畫,畫幅僅有 5.6 平方英吋,大約僅有四分之 一手掌大的微型畫,一開始就有 47 人下場競標,以 3 萬 5100 美元成交,計每 平方英呎 90 萬 2571.42 美元,打破全世界古今名人中國畫行情價中的最高紀 錄,而慈母玉花博士捐出的荷花圖「蓮趣」,是畫幅兩點三平方英呎中國畫, 則以 5 萬 100 美元成交,計每平方英呎 2 萬 1782.6 美元。
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 1 月 31 日在美國洛杉磯五星級的聖蓋博希爾頓飯店主辦「慈母玉花博士國寶級藝術作品展暨小型藝術拍賣」,主辦單位將「蓮趣」與「山泉古寨」拿出來拍賣是做為增加基金會年度會員聯歡會的活動項目,並為海地震災發起捐款活動。拍賣會現場冠蓋雲集人潮湧動,前來頒獎表 揚玉花博士藝術成就的多位政府官員亦在場見證了這一拍賣會的場景。拍賣會 舉行時現場有公證公司公證人在場公證。

美洲國家組織舉辦義雲高大師韻雕作品展

「神秘石中霧」縹緲雲霧繚繞深不見底義雲高大師甫完成的「神秘石中霧」等雕作,神奇的鵝卵石「神秘石中霧」,從外表上,是一個幾呎 大的綠玉茅石。但內部卻層巒疊嶂,勾網縱橫,變幻神奇莫測。其結構之玄妙令人歎為觀止。有些地 方霧氣狀如薄紗,有些地方霧濃不見背景,須用防霧燈才能見盧山面貌。其韻氣氤繚繞,造化猶嘆不 如。 歷史上的雕刻家能夠雕刻出實體形象或神態,但從沒有人能把虛無縹緲的雲霧和無形無相的氣體給雕 出來。義大師的作品卻把氣體和實體雕刻在一起,放眼一看,祥霧若隱若現,幾呎方圓的頑石,令人 覺得洞內有遠程之遙,此一作品僅有一小洞約莫一個半手掌大,很難想像石內世界是如何雕成的,根 本沒有被複製的可能性。美國微粒公司林姓負人機構出五百萬美元欲購此一作品,大師婉言謝絕。雲 高大師為神祕石中霧賦詩所云:「有石慧垂白玉紗,功雕絕論霧裡情,洞中無言稀世曲,天海化景難 複真。」觀賞此石乍看洞內一片濛濃,霧氣深鎖。從石外上方打防霧燈一盞霧氣乍散,再開一盞天地 外另有天地,深不見底,見者無不稱奇。